零點看書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季溪顧夜恒 > 第一百五十五章:溫柔似水.

第一百五十五章:溫柔似水.

不想錯過《零點看書》更新?安裝零點看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棄立即下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酒局晚上十點半就散了,顧夜恒坐著溫婉亭的車回到她的住所,下車后顧夜恒讓溫婉亭回去。
  
      “Kevin,這么晚了你又喝了這么多酒我送你進屋吧。”
  
      “就是因為我喝了酒我才讓你回去,我的記憶里你雖然是我的女朋友,但這都是九年前的事情了,我擔心我又交了新的女朋友,在一切還沒有明朗的情況下,我們就當普通朋友。”顧夜恒揮揮手讓她走。
  
      溫婉亭卻飛撲進他的懷里,幽怨地說道,“Kevin,如果你有其它的女朋友,她知道你失憶了肯定會來找你,半個多月過去了并沒有誰來找你,這證明你一直就是單身,所以我們重新開始吧,好嗎?”
  
      “可以是可以!”顧夜恒瞇縫著眼睛玩味地看著溫婉亭,“不過我要看看你的誠意,必定在我的記憶里你是準備棄我而去的女朋友而非是愛我愛得不可自拔的女朋友。”
  
      “你要我的什么誠意?”溫婉亭緊緊地抓住顧夜恒的衣角,微仰著臉一副小女人的模樣。
  
      “幫我查出半個月前是誰指使人來襲擊我的。”
  
      溫婉亭聞言微微地松開了手,嘴唇也抿成了一條線。
  
      “怎么,是不愿意還是覺得這件事情有些難度?”
  
      “這個……”溫婉亭其實是不愿意去調查,因為她已經相信了父親的那套說詞,不過對于葉楓想要至顧夜恒于死地這種說法她倒是保持懷疑的態度。
  
      她想可能是葉楓跟顧夜恒在爭執中誤傷了顧夜恒,所以才導致他受傷失去了記憶。
  
      當然,就算事實真如她父親說的那樣,溫婉亭也不愿意把矛頭指向葉楓,因為只要指向葉楓她就必須要把季溪跟顧夜恒的那段往事告訴顧夜恒。
  
      這才是溫婉亭最不愿意面對的。
  
      因為不管她再能說也無法去圓葉楓要對付顧夜恒的動機,說他因為被顧夜恒辭退了所以記恨在心?
  
      可是顧夜恒為什么要辭退他,這件事顧夜恒只要打個電話一問就清楚了。
  
      他現在沒有問只是因為他沒有留意季溪跟葉楓,在他現在的感觀里季溪只是碰巧偶遇他被人襲擊然后救了他的人。
  
      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既然什么都不是,何必要去牽扯出他們的關系。
  
      所以,溫婉亭猶豫了。
  
      顧夜恒看她一副猶豫不決的模樣,心里十分清楚溫婉亭內心的小九九,當然他也并不是真的想讓溫婉亭幫他查這件事情。
  
      他這么說純粹只是打發她。
  
      重新開始?
  
      怎么可能!
  
      他來找她只不過是為了掩人耳目而已。
  
      “如果太為難就算了,我自認為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這些年肯定也得罪了不少人,有人想要對付我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其實我對我為什么會來安城更感興趣。”顧夜恒點了一支煙抽了一口,他再次看向溫婉亭,“關于這個你知道多少?”
  
      “我什么都不知道。”
  
      “這么說你這些年也沒怎么關注我,看來你也不像你說的那么在乎我顧夜恒,說喜歡我是不是年紀大了,愁嫁?”
  
      溫婉寧被他懟得啞口無言。
  
      三年多沒見,顧夜恒說話的格調一點都沒變,又冷又硬讓人難以消化。
  
      可是就算是這樣,溫婉亭還是無法跟他生氣,面對像顧夜恒這樣好看到讓人無法移開目光的男人,再脆弱的人也能變成受虐體質。
  
      果然是五官決定人的三觀。
  
      見溫婉亭不說話,顧夜恒靠在車上點了一根煙,然后指著小區對面的一家二十四商店對溫婉亭說道,“去給我買盒口香糖。”
  
      “你想吃口香糖?”
  
      “口香糖的作用應該不是因為想吃才去吃。”顧夜恒朝夜空吐出煙圈。
  
      溫婉亭馬上明白過來,顧夜恒對氣味很是敏感,接吻時也希望彼此能保持口氣清新,所以他讓她買口香糖應該是在暗示她,他想跟她接吻。
  
      她滿心歡喜地朝商店跑去。
  
      不一會兒她買了一盒青檸味的口香糖回來遞給顧夜恒。
  
      而她則含了一顆蜜桔味的在嘴里。
  
      顧夜恒打開,倒出兩粒丟進嘴里,漫不經心地嚼著。
  
      溫婉亭以為他會有下一步動作,沒想到他說了一句好好開車就轉身往小區里走。
  
      溫婉亭滿心的期待最后變成了煙云,她怔怔地看著顧夜恒的背影。
  
      這個男人是讓她回去嗎?
  
      這樣的夜晚這樣的情形,他讓她回去?
  
      他拿她當什么!
  
      溫婉亭再有受虐體質此時也生了氣,但是她又沒有勇氣追過去質問顧夜恒。
  
      這個男人,真是越來越讓人難懂了。
  
      她憤憤地上了車驅車離開。
  
      顧夜恒在進小區時回頭看了看溫婉亭的車,見她的車已經駛上大道,他臉上浮現出淡淡的微笑,拿出手機開了導航確定季溪所在的小區方位后,一邊嚼著口香糖一邊朝季溪所在的方位走去。
  
      今天他要好好問一下季溪,顧謹森的心上人為什么會是米粒,她要是能答上來他就饒了她,答不上來……
  
      那就等著瞧吧!
  
      有了孩子后,季溪對日常衛生很是重視,所以重新搬回到市里的房子里后季溪有很多事情要忙,小宇珂的玩具要清洗消毒,換下來的床上用品要洗。
  
      等到她把這些該洗的洗完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她看了看時間又看了看瘋玩了一天睡得很沉的小宇珂,拿上自己的睡衣去了衛生間。
  
      洗完澡季溪也像往常一樣為自己倒了一杯溫水,正要喝的時候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她看了一眼墻上的掛鐘,晚上十一點過十分,這么晚會是誰?
  
      她一邊喝水一邊走到門邊,并沒有冒然開門,獨居女人的警覺性讓她先從貓眼里往外瞧了瞧。
  
      外面黑乎乎的什么都沒看見。
  
      不過這個熟悉的場景一下子把她帶到了三年前。
  
      她記得她第一次陪顧夜恒出差的時候,也是有人敲門,她也是這樣的去看,當時顧夜恒手支在門上,她什么都沒有看到。
  
      女人的直覺告訴她,外面的這個人可能是顧夜恒。
  
      “是顧夜恒嗎?”她輕聲問。
  
      “嗯。”門外傳來顧夜恒磁性的聲音。
  
      季溪再次瞇起眼睛朝貓眼里看,這時樓道的燈亮了,一襲黑衣戴著棒球帽的顧夜恒微微仰起了面,他英俊的臉在燈光下散發著致使的誘惑。
  
      果然是顧夜恒!
  
      這次重逢,雖然與顧夜恒朝夕相處了一段時間,但是再一次看到他,季溪還是忍不住怦然心動。
  
      生命里最愛的這個男人,不是她想要忘記就能忘記的。
  
      那怕她表現的再冷靜,可是在這種突如其來的情況下見到他,她還是會慌張。
  
      “你……你來干什么?”她隔著門問他。
  
      “開門。”他的聲音透著讓人無法拒絕的力量。
  
      季溪想了想還是把門打開了。
  
      她正要問他為什么大晚上的過來找她,還沒開口她就聞到他身上的酒味。
  
      “你喝酒了?”
  
      顧夜恒沒有回答,他把她推進屋然后隨手關上了大門。
  
      季溪又想問,顧夜恒略有些醉態地伸出手在唇間噓了一聲,“別說話,讓我先看看我兒子。”
  
      說著,他踉蹌著往臥室走。
  
      季溪一把拉住他,“小宇睡著了,你一身酒氣別嚇到了他。”
  
      顧夜恒停下腳步歪著頭含笑著打量著季溪,“你承認小宇是我兒子?”
  
      “誰承認?我那一句承認了?”季溪皺著眉頭一副不太耐煩的樣子,不過還是把里端著的水遞到了他面前。
  
      “喝點水吧。”
  
      顧夜恒對于季溪的這種溫柔很是受用,他聽話地接過來一口飲盡。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贅婿 劍來 大醫凌然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广西11选5开奖彩图版 北京赛车app下载 辉煌国际娱乐城进入 甘肃快三今天遗漏号码 新11选5走试图 一分赛车开奖官网 球探比分网球探比分网 老时时彩冷热号 河内五分彩开奖号码 河北11选5四个双号一个单号的组合 股票软件战法 qq游戏杭州麻将外挂 真钱手机棋牌游戏 亿客隆彩票网站 真假凤凰娱乐平台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12567 双色球开奖结果坐标带连线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