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我逆襲以后 > 新書開了

新書開了

不想錯過《零點看書》更新?安裝零點看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棄立即下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以下是試讀:
  
  “大哥,您真打算留在這里當個小保安?”
  
  “老爺讓您回去,他說了,只要您回去,便由你來掌家。”
  
  “他還讓我替他向你道歉。”
  
  黎氏集團的門口,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正在苦苦哀求一名不起眼的保安。
  
  “現在跟我道歉了?”秦凱不禁冷笑了一聲,“當初他怕我和他親生兒子搶奪家產,把我像喪家之犬一樣的趕了出去。”
  
  “整整五年的時間,他都不聞不問,現在有危險了,又想到我了?”提起往事,秦凱不禁有些心寒。
  
  他所說的人是整個世界組織的頭目,財富不計其數,而這一切,全是秦凱傾心盡力為他打下的江山。
  
  所有人都把秦凱當成了二當家,認定他為指定的接班人,而老爺對外也聲稱秦凱是他的半個兒子。
  
  可就當局勢穩定以后,老爺便以“反叛”的名義,把秦凱如喪家之犬一般的趕了出去。
  
  他的親生兒子是一個只會享樂的紈绔子弟,沒有秦凱坐鎮,這個世界第一頭目,便形同虛設。
  
  “大哥,老爺也是一時糊涂嘛。”面前的這個年輕人嘆氣,“從你走以后,他天天念叨你,可見他心里還是掛念著你...”
  
  “掛念著我?”聽到這句話,秦凱勃然大怒,一拳打在了公司的白墻上,墻上頓時出現了密密麻麻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紋。
  
  “他若是掛念著我,就不會把我的銀行卡凍結,讓我活的連狗都不如!”秦凱面色鐵青,額頭青筋如虬龍般鼓了起來。
  
  “老二,你不必來當說客。回去告訴老爺,我若是有反叛之心,這天底下沒有誰能阻攔我。”秦凱靜靜地說道,“只是我已經累了,我想做個普通人。”
  
  老二張了張嘴,不禁長嘆了一口氣。
  
  “瑞國皇室的那位公主到現在還滿世界的找你,說是非你不嫁,你看...”
  
  “我已經結婚了。”老二的話還沒有說話,便被秦凱出聲打斷。
  
  “告訴她,讓她找個好人嫁了吧。”秦凱遙望著遠方,像是在回憶著往事。
  
  “她就是一個普通姑娘,據我所知,她們家對你好像態度很差吧。”老二小聲說道。
  
  秦凱卻笑著說道:“你不懂。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只有她給了我溫暖。”
  
  老二嘆了口氣,他從懷里面拿出了一張黑色的銀行卡遞給了秦凱,說道:“老大,這里面有十億美金,你先用著,回去以后,我會讓老爺給你解凍銀行卡...”
  
  “不必了。”秦凱卻毫不領情,“我只要我自己的那一部分。”
  
  “秦凱,這墻是怎么回事兒?你是怎么看的門?瞎了你的狗眼了嗎?”正在這時候,不遠處一個女人踩著高跟鞋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她雙腿裹著黑色的絲襪,將她本就修長的大腿勾勒的更加美觀;而絕美的面容,更是讓人心臟都隨著震顫。
  
  “黎總,對不起。”秦凱垂下了頭,“我會賠償的,錢從我工資里面扣吧。”
  
  “從你工資里面扣?”黎總冷笑了一聲,“你知道這墻面是用的什么材料嗎?你一個月兩千塊錢的工資,你用什么賠?”
  
  “我...我會想辦法的。”秦凱頭垂的很低,當真如喪家之犬。
  
  “你想辦法?你想什么辦法?你一個上門女婿能有什么辦法?”黎總冷笑道,“我告訴你,你要是沒錢賠,我就讓你去坐牢!”
  
  “我說你他媽的...”一旁的老二剛要說話,秦凱便抬頭冷冷的掃了他一眼。
  
  老二頓時嚇得一個趔趄,這個眼神,當年讓整個地下都聞風喪膽!就算是自己的兄弟,也發自心底的害怕。
  
  “黎總,我需要賠償多少錢。”秦凱垂著頭說道。
  
  黎總伸手摸了摸墻面,隨后冷笑道:“十萬,晚上十點之前給我送來,過期不候!”
  
  說完,黎總便踩著高跟鞋“蹬蹬蹬”的進了辦公樓。
  
  “大哥!你這是怎么了,若是以前,誰敢這么跟您說話?”老二又氣又急,“這個臭女人她算個什么東西?”
  
  “和你無關。”秦凱冷聲道,“你走吧,我不想看到和以前有關的事。”
  
  老二苦笑連連,他對秦凱鞠了一躬,低聲道:“大哥,我回去后會盡快讓老爺給你解凍銀行卡...”
  
  扔下這句話后,老二便開著面前的法拉利疾馳而去。
  
  下午五點,秦凱悻悻的回到了家里。
  
  剛一進門,便看見岳母丁靜雅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
  
  “傻站在那兒干什么?還不趕緊去做飯?”丁靜雅見秦凱站在門口,滿臉不悅的說道。
  
  “有你這么個窩囊廢女婿,我真是倒了八輩子霉。”丁靜雅對秦凱向來不滿意,他們家雖然算不上富豪之流,但在當地也是大戶人家。
  
  而在她看來,秦凱只是一無是處的窩囊廢,若非自己的女兒以死相逼,她是絕對不會讓秦凱進這個大門的。
  
  “媽,我...我想借點錢。”秦凱糾結再三,最終還是決定求助于岳母。
  
  “借錢?”聽到這話后,丁靜雅頓時憤然起身。
  
  “你還有臉借錢?這些年你吃我們的喝我們的,你還有臉來借錢?做夢!”丁靜雅憤怒的說道。
  
  秦凱小聲說道:“媽,我會還給你的...”
  
  “媽,秦凱可能是有什么急事,你就借給他吧,要不把我的工資拿出來。”正在這時候,秦凱的老婆蘇曼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
  
  “休想!秦凱,我告訴你,你別想從我手里拿走一分錢!”丁靜雅哼聲說道。
  
  蘇曼嘆了口氣,她從錢包里面拿出來了一千塊錢塞給了秦凱,說道:“拿去用吧。”
  
  秦凱頓時漲紅了臉,他小聲說道:“我...我要借十萬。”
  
  “十萬?!”蘇曼頓時張大了嘴巴,“你干什么要用這么多年?”
  
  “什么?你要借十萬?我看你是瘋了吧!”丁靜雅更是火冒三丈,“你一個臭保安,你拿什么來還?你腦子要是有病,就趕緊去醫院!”
  
  蘇曼也有些不悅的說道:“秦凱,你借這么多錢干什么?我哪有那么多錢?”
  
  “我會還的!”秦凱急忙說道,“這個月以內,我的銀行卡就解凍了,到時候一定有錢還。”
  
  “你的銀行卡我查過了,里面只有五塊三毛二。”丁靜雅冷笑道,“吹牛也不怕讓人笑掉大牙。”
  
  “不是那張,我...”
  
  “行了,你趕緊給我滾出去,我不想看見你!”秦凱剛要解釋,便被丁靜雅粗暴的打斷。
  
  “趕緊滾!”丁靜雅仿若一個潑婦般咆哮道。
  
  秦凱只能灰溜溜的從家里面跑了出來。
  
  走在大街上,秦凱心里苦笑不跌。
  
  恐怕沒人會相信,當年讓整個地下世界聞風喪膽的秦凱,會是這么一副模樣。
  
  時間過得飛快,晚上八點鐘,黎總發來了短信:把錢送到皇冠KTV至尊包301,我會在這里等你。
  
  秦凱盯著手機看了良久,爾后深吸了一口氣,打車向著皇冠KTV趕去。
  
  這個黎總在江城赫赫有名,兩道通吃,沒人愿意得罪她,包括秦凱。
  
  為了不連累蘇曼,秦凱只能去求黎總。
  
  車停在了皇冠KTV的門口,秦凱徑直向著301跑去。
  
  門一打開,秦凱便看到這昏暗的燈光下,有四五個身材火辣的女人正在肆意喝酒。
  
  這些人秦凱認識,她們都是黎總的閨蜜,每一個家世背景都不弱。
  
  “黎總。”秦凱垂著腦袋,走過去小聲喊了一句。
  
  正在喝酒的黎總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她翹起二郎腿,輕輕的晃動著她的高跟鞋,手里面還夾著一根女士香煙。
  
  “錢帶來了么?”黎總輕輕的向秦凱吐了一口煙霧,頗為輕佻的問道。
  
  “沒有。”秦凱小聲說道,“黎總,您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保證把錢一分不少的拿來!”
  
  黎總聽到這話后不禁冷笑了一聲,說道:“我的話你聽不懂么?今天晚上十點之前,我要是看不到錢,過期不候!給你一點時間?誰給我一點時間?”
  
  “哎呦,這小伙子長得挺結實嘛!”正在這時候,黎總的一個閨蜜站了起來。
  
  她伸手撫摸著秦凱的胸膛,眼神里滿是挑逗之意。
  
  “要不陪姐姐睡一晚?說不定黎總能放過你呢。”她似笑非笑的說道。
  
  “不好意思,我已經結婚了。”秦凱搖頭道。
  
  聽到這話后,黎總的閨蜜臉色頓時一冷,她哼聲說道:“給臉不要的東西,一個看門狗罷了,你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秦凱強忍著怒意,態度卑微的說道:“黎總,最多一個星期,我一定會把錢還給你。”
  
  “我說了不行!”黎總大怒道,“在江城誰不知道我黎香潔?得罪了我,你知道后果吧?”
  
  “知道。”秦凱小聲說道。
  
  這時候黎總從桌子拿起來一個酒杯,說道:“把這杯酒喝了,錢就不用你還了。”
  
  “真的?”秦凱眼睛一亮,他二話不說就要去接酒杯。
  
  然而這時候,黎總卻故意把手里的酒倒在了地上,酒水灑在了地面以及她的鞋面上。
  
  “喝吧。”黎總靠在了沙發上,晃動著她的小腿道。
  
  “把鞋子上的酒舔干凈,我就原諒你。”黎總一臉玩味的說道。
  
  “這個好玩,我也要!”她的幾個閨蜜連忙效仿,拿起桌子上的酒,紛紛倒在了自己的鞋面上。
  
  秦凱臉色不禁一冷,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黎總,你這是在羞辱我嗎?我好像沒有得罪過您吧?你何必這樣侮辱我?”
  
  “喲喲,一個臭保安也有尊嚴?尊嚴值幾個錢?”黎總嗤笑道。
  
  “就是,在我們眼里,你連條狗都不如,就是覺得好玩,你能怎么樣?”她的閨蜜冷笑道。
  
  秦凱聞言,當即轉身就走。
  
  “不喝是吧?只要你走出這個門口,明天我就讓你老婆失蹤,讓你岳父家的產業蒸發,你信么?”秦凱剛走了幾步,背后便傳來了黎總苛刻的聲音。
  
  秦凱身子一僵,不禁緊緊握起了拳頭,怒火染遍了整個胸腔,大有動手之意。
  
  可片刻過后,秦凱最終還是松開了手。
  
  他不想再過以前那種打打殺殺的生活了,現在的他,只想做一個普通人,過平靜的生活。
  
  “我舔。”秦凱走到了黎總的面前,慢慢地彎下了身子。
  
  屈辱感充斥著整個腦袋,秦凱面色漲紅,渾身顫抖。
  
  “快舔!”黎總用高跟鞋提了提秦凱的下巴,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秦凱伸出了自己的舌頭,屈辱的舔完了她們的鞋面。
  
  “哈哈哈,為了十萬塊錢,居然真的愿意給我們舔鞋面!”
  
  “真是窩囊廢,這種男人還活著干什么,干脆死了算了!”
  
  “快,趕緊拍下來!”
  
  聽到她們的冷眼冷語,秦凱默不作聲,一一忍受。
  
  十余分鐘后,秦凱站了起來。
  
  他冷眼看著這幾個人,說道:“可以了么?”
  
  “可以什么?”黎總裝傻道,“我怎么聽不懂你的話?”
  
  “你還真以為我就這樣放過你了?”黎總冷笑了一聲,“實話告訴你吧,當初之所以收你當保安,無非就是看中了你老婆家的公司罷了,所以無論你做什么,我們都不會放過你!”
  
  “哈哈,回去等著讓蘇家等著打官司吧!”
  
  “你們確定要這樣做?”秦凱面色寒冷至極。
  
  “你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黎總見狀,當即踩著高跟鞋,走到了秦凱的面前。
  
  她一邊拍打著秦凱的臉,一邊說道:“怎么,你還想打我?你動我一下試試看?”
  
  秦凱深吸了一口氣,他忽然抬起手,猛地抓住了黎總的胳膊。
  
  “黎總,你太過分了。”秦凱冷眼看著她說道。
  
  黎總用力掙扎,卻發現怎么都掙脫不開。
  
  “你松開我!信不信我現在去叫人廢了你?”黎總羞怒的說道。
  
  秦凱一把打開了她的手,隨后扭頭便離開了這間包廂。
  
  帶著滿肚子的屈辱回到了家里,門剛一打開,便看到丁靜雅和岳父蘇和岳正坐在沙發上滿面愁容。
  
  看到秦凱后,丁靜雅似乎找到了出氣口,她站起來指著秦凱罵道:“你還知道回來?大半夜的你去哪兒了?怎么,跟我置氣?你要是真有骨氣,就滾出蘇家!”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贅婿 劍來 大醫凌然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广西11选5开奖彩图版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链接 陕西11选5历史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合肥麻将在线打 现实真人游戏有哪些—官方网址 网上麻将赌博网站_点进进入 北京时时彩赛车九码 315股票软件 秒速飞艇是官方开奖吗 nba比分最多的比赛 皇冠体育投注官网 重庆时时彩app-皇恩平台 安卓手机棋牌开发 9188彩票网 体彩p3字谜图谜汇总 福彩3d试机号开奖号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