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情陷于諾,總裁的兼職太太 > 418 番外陸鴻漸VS于思諾 end

418 番外陸鴻漸VS于思諾 end

不想錯過《零點看書》更新?安裝零點看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棄立即下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418番外陸鴻漸VS于思諾(end)
  陸振四個月的時候,思諾去上班了,對此陸老太太有些微詞,但也只是私下里嘮叨兩句,甚至只能在兒子陸定中面前說,而陸定中則認為女人有事業挺好,免得胡思亂想,這話說的無意是前妻邢驪筠。
  當然,思諾上班有一個好處,就是陸振不用隨時跟著思諾,陸老太太就可以時常去陸鴻漸的住處去看望曾孫,起初是一周去一次,后來是一周兩次,再后來是三次,當然思諾很少遇到,因為每次思諾下班的時候,陸老太太已經走了。
  走的時候芳姐把拍的照片給陸老太太轉移到PAD上去,這樣方便老人家看清楚孩子的模樣,陸振每次看到曾祖母過來,就是花式的吐泡,各種蹬腿嬉笑,兩只黑葡萄似的眼瞳跟隨著陸老太太走,那種招人喜歡的模樣令陸老太太心就像是化了一樣。
  偶爾月嫂給孩子換尿布的時候手腳麻利了一點,陸老太太就會嚴肅起來。
  “慢點,慢點~別弄疼他了,尿床上就尿床上,小孩兒誰沒尿過床。”
  月嫂就小心翼翼的換尿布,等陸老太太一走,芳姐就給月嫂解釋,說老人家疼孫子,嚴肅一點兒正常,月嫂倒好,沒有往心里去,像她這樣一個月兩萬塊的工種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必須有超人的毅力和忍耐力,而且眼疾手快,陸振別想把亂七八糟的東西往嘴里塞。
  思諾又回到了飛諾科技,只是飛諾改了名字,改成了于陸科技,又叫YuLu科技,不知道的人一聽這名字覺得有點兒怪,等知道是陸氏旗下陸鴻漸的公司,就沒有人奇怪了,反而覺得陸鴻漸對老婆還真的不一般。
  當然,令思諾有些意想不到的是,陸鴻漸把股份轉移到了她的名下,這不僅僅只是管理權那么簡單,而是真真正正的老板,但陸鴻漸提出了一個要求,公司要想發展,不能只做游戲,還要做實業,真正的做科技,做研發。
  思諾很爽快的答應了下來,雖然說她對游戲領域更游刃有余,但也清楚游戲行業多少有些負面的影響力,游戲越好玩賺的錢越多,但也意味著更多的人把時間浪費在不事生產的樂趣上,盡管做了防沉迷提醒,但是對于自制力尚差的青少年,還是有極大的危害的。
  現在國內很多的核心技術都是引進美國的,沒有自己系統,沒有自己的芯片,沒有自己的軟件,就像是永遠都租住著別人的房子似的,說不定哪天就被房東趕走了。
  于是,于陸科技開始做起來芯片,加上網絡安全的軟件,算是暗中轉型了。
  公司員工的待遇,也比原來翻了一倍,這讓大伙兒都有一種苦盡甘來艷陽高照的舒爽感,個個干勁兒十足。
  當然有人羨慕,也有人妒忌,諸如黎落已經是昨日黃花,當她在異國的街頭看到了于陸的新聞時,深深吸了一口氣,頂多也只能告訴自己,是自己放棄的沒有什么好遺憾的,當然,她很快又會看到另一則新聞,榕城規劃局的安全系統已經進入內測,于思諾出席了剪裁活動,照片中汪致遠和思諾握手,臉上掛著淡淡溫暖的笑容,而他的目光似乎一直看著眼前的女人,顯得那么專注。
  思諾知道自己所有今日的輝煌只有一小部分是因為自己的努力,更多的是因為陸鴻漸給予的便利,可是即便如此她仍舊堅持努力著做好自己,一如從前,從未改變。
  四年后,陸振上了幼兒園中班,思諾已經生了女兒陸甜,陸鴻漸舉辦了一次很隆重的百日宴,那天幾乎榕城半數的名流云集,幾乎堪比思諾當初和陸鴻漸的婚禮,賓主盡歡,好不熱鬧,陸老太太已經九十二高齡,看起來依舊精神不錯,只是行動上遲緩了許多,往日威嚴的老太太,臉上不時的掛著笑容,旁邊陸甜在嬰兒車里握著拳頭酣睡,而嬰兒車旁邊,是各種各樣的精致物件,至于大的禮物,單獨開辟了一間休息室放置,張麗姿登記著。
  陸振領著雅琪三歲的女兒小羽毛,與一圈小朋友玩著游戲,當然,多半時間是陸振陪著小羽毛玩耍,在他看來,那種游戲無聊無趣的很,但是他吃了他爸陸鴻漸的教育,要對小妹妹有禮貌,所以才煞有介事的樣子陪著。
  陸鴻漸前幾天發了火,一向比老婆更寵愛兒子的他,被幼兒園的老師打電話詢問,陸振是不是有點兒什么問題。
  陸鴻漸不記得兒子有什么問題,當時口吻就有些冷,老師客客氣氣小心翼翼的說,陸振不怎么和小朋友合群,總是一個人玩,也不說話。
  陸鴻漸以為老師會說他兒子是自閉癥,正準備讓老師多多關照陸振,老師話鋒一轉。
  “他自己一個人吃飯也就罷了,但是他不和小朋友一塊兒休息,這幾天我們老師發現,所有的小朋友中午都不睡覺,作息亂的一塌糊涂,經過監控我們看到陸振每天中午會把所有的小朋友喊醒,不知道他哪里找來的羽毛~也不知道誰教他的~”
  陸鴻漸無奈的揉了揉眉心,想到了那天早晨老婆嫌他賴床,用羽毛喊他起床的情形,當時陸振就躲在門后。
  看來以后在家里還是要注意一下,陸鴻漸和老師道了歉,那邊老師受寵若驚的說希望他能理解就好。
  等掛了電話,陸鴻漸就把這事給思諾匯報了一下,思諾一聽忍不住自責,說以后還是直接喊他起床比較好,拿羽毛撓老公什么的還是不要做了,免得教壞小孩子。
  陸鴻漸卻不這么認為,而是認為是兒子的問題,小孩子正處于判斷是否的年齡,不懂教就是。
  于是回來,陸鴻漸就給兒子上了一堂課,告訴他什么該學,什么不該學,陸振若有所思的點頭之后,試圖爬到爸爸腿上玩,被老爸拒絕,陸振知道了厲害后,乖了不少。
  而陸振也不再不合群,只是吃飯的時候為了防止小孩子們把飯粒什么的弄到自己身上,他一臉嚴肅,生人勿近,等吃完飯,就找漂亮的小妹妹玩去了。
  可是沒過兩天,兩個漂亮的小姑娘哇哇大哭的找老師去了,一個說陸振給她一條毛毛蟲,一個說陸振把口香糖黏在了她頭發上。
  思諾頭疼又嚴肅,詢問兒子這是跟誰學的,陸振看出來老媽生氣了,只得老實坦誠,說他喜歡膽子大的小姑娘,她們膽子太小了。
  思諾決定從嚴治理,周末回到了望江豪庭的時候,看到父親正在菜園子里搬磚,就懲罰兒子過去幫忙搬磚。
  陸振起初興致勃勃的勁頭十足,等過了一會兒就有些累了,他看著老爺好像沒有停歇的意思,就跑過來問思諾。
  “媽媽姥爺是不是也犯了錯,所以要搬磚。”
  思諾本來被兒子這邏輯逗的想笑,還沒有想好怎么給兒子教育,旁邊陸鴻漸就開口了。
  “是啊,如果知錯不改,到姥爺這個年齡,仍要搬磚。”
  陸振聽了怯怯的看了看媽媽,又看了看爸爸,覺得這懲罰也太嚴重了,難道要搬一輩子的磚。
  而且為了加強兒子的思想教育,陸鴻漸又說,你看看爺爺現在一天到晚都在練毛筆,等你回去也要練。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贅婿 劍來 大醫凌然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广西11选5开奖彩图版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买的半全场胜胜 排列三走势图连线 陕西快乐10分电子版走势图 东北麻将游戏下载 小游戏推牌九 福建36选7倍投中奖 BG大游和AG真人的区别 广东时时彩11选五计划软件下载 pk10牛牛规律 cba比分查询 股票玩法 网络捕鱼游戏下载 四川熊猫麻将下载 彩票投注平台搭建 360彩票下载安装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