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字:
關燈 護眼
零點看書 > 唐殘 > 第一千章一百五十一章 慶歷承平已廟堂

第一千章一百五十一章 慶歷承平已廟堂

不想錯過《零點看書》更新?安裝零點看書專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棄立即下載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
第1147章慶歷承平已廟堂
  
  秦中歲云暮,大雪滿皇州。
  
  雪中退朝者,朱紫盡公侯。
  
  貴有風雪興,富無饑寒憂。
  
  所營唯第宅,所務在追游。
  
  朱輪車馬客,紅燭歌舞樓。
  
  歡酣促密坐,醉暖脫重裘。
  
  秋官為主人,廷尉居上頭。
  
  日中為樂飲,夜半不能休。
  
  豈知閿鄉獄,中有凍死囚!
  
  《秦中吟十首·歌舞》
  
  白居易〔唐代〕
  
  ——我是分割線——
  
  而在這時候,無所不在沿街大作的歌舞作樂與絲竹曲樂、人群哄笑聲,也隨著逐漸變得清寂起來的街道,而慢慢的消失在夜幕月色當中;就連偶然間錯身而過的越發稀疏人流,都因為這種環境的影響,而變得輕手輕腳而不再怎么大聲喧嘩起來。
  
  “劉公請自便,平日該如何便就如何,我只是個跟著來見識場面的無關緊要之輩。”
  
  周淮安輕描淡寫的回應道
  
  “諾。。”
  
  劉允章不由點頭稱是,然后頓然氣質一變,而原本略帶拘謹和謹小慎微當中引路人狀態中擺脫出來,而就像是回復了原本風流倜儻的花間客/老蜜蜂/老司機一般的做派,而用一種提攜后進式略帶慈祥和溫和包容的神情輕輕拱手道:
  
  “見過小周郎君,還請隨老夫來。。”
  
  不遠處就可看到一個竹木搭制而掛滿了各色花燈的高大彩樓,作為彩樓的背景則是相當精巧雅致的建筑群落;建筑兩邊院墻高聳而綿連高廣,隱隱又花樹翹翠探枝期間,若不仔細看還以為是哪個大戶人家的宅院;就連門口的司迎,都是形容端正衣帽整潔,昂首挺胸的不象個吃脂粉飯的。
  
  事實上按照劉允章對此的說辭,這處桂園的前身就是一位舊朝堂老的故園;也就是那位被稱為“三樂老人”的前宰相王鐸,當初被貶放東都留司所置的別業。而更早的故址甚至可上溯到唐玄宗時,被稱為“口蜜腹劍”的獨相/權奸李林甫,隨駕東都時所置的外宅的一部分。
  
  這位獨掌朝政大權的一代蝮蛇宰相在位十數年間,因為憂慮生平仇家太多的報復與刺殺手段,但凡出入無不是前呼后擁的扈衛重重,在停居之處廣置宅院而每夜居無定處且設以斷門石,好讓上門的刺客找不到正主。哪怕是隨天子巡幸東都的期間也莫過于此。
  
  再加上他獨有一個特別的癖好,就是將宅邸設置在平康里之類的風月場所附近,這樣可以登上高樓而觀覽到其中的種種世間人情。甚至以此為女兒們選婿、擇婿的參考標準。當然了,多少富華人家都被風吹雨打了去,留下來的園林宅邸也淪落到了這般的下僚之地。
  
  這時候,周淮安卻是不免再度看了一眼劉允章,暗道自己要的可不是私家園林的專門招待啊!下一刻劉允章就有些恰如其分的當即開聲道:
  
  “郎君且寬心則個,這處便是時下南市最大的會演娛賓之所,莫看這門戶前稀疏平常,里頭可是敞闊得很呢!”
  
  然后就見他頓了頓又有些老臉郝然的繼續道:
  
  “此中更有老夫的一位舊識故人在打理,斷然不叫郎君有所慢待和失色的;這也是老夫應命而來的一點兒私心使然,還請郎君莫要見怪。。”
  
  “原來如此,那就請吧。。”
  
  周淮安一時微微一笑,看起來還是這個老司機所留下的某種風流債和淵源所在。不過,在他的做派和姿態下倒也讓人生不起氣來。當然了,這時候周淮安也見到了便裝站在巷角的當值內保負責人,所比劃出來代表已經控制了周邊外圍要害的手勢。
  
  他這才緩緩抬步走上前去,然后又在簇擁上前的諸多迎賓行云流水的行禮和招呼動作當中,被劉允章輕車熟路的揮手比劃下重新默不作聲驅散開來,而只留下一個提著燈籠作為引路的迎賓,沿著被四平八穩的燈火所照亮的門廊和照壁,踏入了這座園林當中。
  
  僅僅是曲徑通幽的諸多修剪齊整而尤有繽紛燦爛和殘余清香裊裊的梅樹下,幾度折轉之后就在豁然開朗的視野當中,見到了遠處倒影如鏡的一片霜白池泊旁,是一座燈火通明而絲竹抑揚的大型樓臺,以及在隨著卵石小徑蜿蜒而至的點點石柱燈臺;
  
  而隨著周淮安著一路行走過去,在小徑邊上的花樹下和燈臺的陰影里,似乎又多了一些看不見也摸不著的存在。只是當他才走了一半之后,卻又被引入了小徑邊上毫不起眼的一條岔道中;在猶自殘留著瑩白霜晶的樹叢花木綽約掩映下,周淮安一下子就來到了這座大型樓臺的側后方。
  
  這里自有一條外延直上的隱蔽梯道,正好穿過樓閣正前和左右側的視野死角,而直通各層內室所在。而據說這也是一些行院專屬的特色設計,既是方便某些身份尊貴而又不方便公開現身的上層人物,籍此與館院中相好幽會的VIP直通車出口;
  
  另一方面,也是在這個上層社會女性不乏“喝醋”“河東獅”等典故和強勢悍婦之輩的年代,為了應付帶著仆婦家人突然打上門來查房查點,撕咬狐貍精的家中大婦們,而專門給中氣不足的尋芳客們所留出來的緊急逃生通道。
  
  就像是這座園林的前主人——“三樂宰相”王鐸的夫人馬氏,就是當代最好的例子。據說十多年前,他奉命擔任東面行營都統而南下征討黃巢的時候,因為王鐸將正妻留在京城,只帶了自己的小妾前去。馬氏知道后非常生氣,便也從家出發帶領大隊仆從前往丈夫那里去。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
贅婿 劍來 大醫凌然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广西11选5开奖彩图版 天天捕鱼2破解版 凤凰彩票平台地址 宁夏11选5玩法 比分在线 天津时时彩票官网开奖 股票软件大全 足球胜平负技巧 天津11选5号码组合表 甘肃麻将 网上投注足彩 七星彩走势图预测 辽宁11选5前三组技巧 大世界麻将代理 福彩3d中奖规则 河北体彩4场进球samplingid115 新疆11选5走势图百度